当雪樱急匆匆来到大雪山门口时,倒是把守门的第一惊了一跳。

  他没想到,这个平日里高傲清霜的女子,竟然会亲自来接这个剑离。

  守门弟子急忙向雪樱告罪一番。

  雪樱淡淡的回了一句:“做的不错”之后,便领着剑离和罗裳走了进去。

  “雪师姐,门派到底出了什么事?我师父呢?”几人走了不远,剑离便迫不及待的开口。

  雪樱看了一眼剑离,叹了口气,她的气色看起来不是太好,看来最近的日子过得不怎么样:“先跟我回落雪峰,具体的事情一会我定会详细告知与你。”

  剑离闻言点了点头,领着罗裳紧跟在雪樱身后。

  罗裳不愧是个懂事的小姑娘,虽然有满肚子疑问,但是看到大哥哥和这个仙女一样的姐姐脸色都不是太好,也就没有开口询问。

  三人一狐很快到了落雪峰的大殿。

  走进了大殿内,雪樱转过头看向了一旁的罗裳,“这是?”

  罗裳下意识躲在了剑离的身后。

  是我的一个妹妹,正好这次回师门,想让她拜在师父门下,没成想……

  “交给我吧!”雪樱看着躲在剑离身后的小姑娘,难得嘴角露出笑意。

  “也好!”剑离略做犹豫便点头答应着。

  如今师父不在师门,罗裳在别人门下,剑离终究是有些不放心。雪师姐跟自己关系还算不错,如今又成了落雪峰的长老,交给她,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“清风,明月。”

  “在!”

  “去带这个小姑娘梳洗打扮,从今以后,她就是我的嫡传弟子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临走前,罗裳抓剑离的衣角不愿松开,剑离摸了摸她的头,轻声道:“放心吧。”

  罗裳这才有些不情愿的跟着两个女弟子走了出去。

  待三人离去,雪樱手臂轻轻一挥,大殿的门顿时被关闭。

  屋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  “师弟,出事了!”

  雪樱走到一旁的椅子上随意坐下,皱着秀眉开口。

  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剑离说着走到雪樱对面的椅子上坐下。

  “你还记得当初和衣珞第一次下山吗?”

  “当然!”剑离点了点头。

  那次下山,他记得是给师父办事,后来他发现,给师父买的东西,合起来竟然是一副打胎药!

  当时的他就觉得有些怪异,难不成,跟这有关系?

  “前段时间,我们大雪山死了人,是自杀!而且自杀的女人身怀六甲!

  可谓是,一尸两命!”

  “什么!”王岩直接站起了身子!

  “这件事跟师父有什么关系?”剑离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玄雪子长老之前让你们下山,买的是打胎药吧?”

  事已至此,看来雪樱师姐什么都知道了,剑离颓然坐在了椅子上,点了点头道:“没错。”

  “那师弟可曾知道,玄雪子长老这样做,是想逼迫门下的一个女弟子吃了这打胎药!”

  “不可能!你撒谎!师父不可能这么做!”

  王岩几乎是怒吼着起身。

  他之所以如此暴怒,完全是因为他自己本身,其实就是个意外……

  没错,随着年纪的增长,他早已明白,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个意外。要不然,娘亲不可能一直不告诉他生父是谁!

  而意外能不能成真,往往还要看这个被意外的女子怎么选择。

  如果选择了生,那么对于她来说:面对的将会是无数的唾骂,白眼,以及难以想象的艰辛!

  如果选择死!

  那就是一尸两命!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老五书库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65shuku.com/book/63908/437/